风凉的阿蝉

微博@风凉的阿蝉
不欢迎转载。

暂时不吃任何bg的cp,拒绝乙女。

瓶邪不拆不逆,过激原作cp粉,yy粉zyl粉勿扰。
cp粉,嗑cp维生,唯粉勿扰。
英美法德音乐剧路人粉。
武侠门外爱好者。
新番看着追。
爬墙如风。

小透明,欢迎一起唠嗑。
应该是攻粉。
更新不定。

【池唐】比武招亲 (一)

古风架空,ooc必然有,欢乐就完事,私设超多,雷者请勿观看。


1、

如果说风平浪静的京城最近有什么大家津津乐道的趣事,那大概就是唐家的千金小姐比武招亲,至今三日,无一败绩。唐家行商起家,唐父唐母年轻时一同走过大江南北,眼界开阔,家风自由,唐家二姐在被催婚催烦了之后就自己出来比武招亲,唐家也拿她无可奈何。

最爱凑热闹的唐佳乐大方放了家里教书先生的鸽子,跑来围观自家二姐的英姿,坐在一旁的树杈上晃着腿,看久了却无聊得打哈欠,嘀咕道:“这些花拳绣腿可真没劲,刚刚那个倒是满脸横肉凶神恶煞呢,结果还接不住我姐一枪,说不定还打不过我。”

唐家二小姐也这么觉得。

所以她在把又一个挑战...

指尖重阳活动,没看到人发我就发了,没截到全部的
有很多话想说又觉得没啥好说的,官方你啥时候出年轻皮啊?

【池唐】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三(大概就结束了吧)

6

我是傻了吗?!

唐佳乐猛地坐起来,抓过一个枕头在怀里紧紧抱着,期期艾艾地解释:“不是……呃,我,我是说……”

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解释,池大勇倒是体贴地给他找台阶:“喂?听得清吗,你那边信号是不是太好?你刚才在说什么?”

如果是其他人,大概也就顺着阶梯下,相安无事,皆大欢喜,这样轻率的告白容易给人难堪。

但唐佳乐并非是其他人。

他确实本来想随便用什么借口敷衍过去,但听到池大勇这样体贴的装傻,反而气性上来了,也顾不得事后会有多尴尬难以收场,对着手机收音口恶狠狠地一字一句说:“我说,你要不要跟我谈恋爱啊,池大勇?”

那边陷入沉默,只有格外清晰的呼吸声。

唐佳乐连忙又补充道:“...

【池唐】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二

4

唐佳乐心不在焉。

池大勇心猿意马。

室友,室友觉得自己闪闪发亮。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们来约会?

世界上不会有比跟着一对情侣出门玩更令人想戳瞎眼睛捂住耳朵直接闭脑的事了。

如果有,那就是跟着一对尚未捅破窗户纸的准情侣出门,还是很久没有见面的那种。

唐·人形挂件·佳乐仍如高中时一样,走累了就直接挂在池大勇身上,像没骨头似的,而人高马大格格不入的室友跟在他们后面,简直就像跟着小情侣出来的保镖。哪怕唐佳乐并不认生,与他熟络得也快,但显然唐佳乐并没有多少心思关注这位新认识的朋友。

池大勇课业繁忙,本身也并不爱这些东西,唐佳乐就一个个看过去介...

【池唐】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池唐】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1


是在上了大二那一年,唐佳乐才意识到,自己对池大勇的感情,似乎诡异的更加接近于人们常常谈论的爱情,而非是普通的格外好的朋友情谊。


当他把这个烦恼吞吞吐吐的跟卓治说出来的时候,贴心的卓治同学,用他那惯常的带着笑意的语气说,哦,原来是这样,是一种平静的,然而又要故作一些惊讶的语气。


这个反应太过平淡,至少在唐佳乐看来太过平淡,当事人的内心都已经惊涛骇浪,整晚整晚睡不着,为什么听这个八卦的人,反而好像感觉到乏味,这个八卦难道不够十足的劲爆吗?而在唐佳乐还在冥思苦想,怎样为这件事情打个哈哈敷衍过去的时候,卓治无情地说,我弟来电话了,下回...

【裴洛/谢李】包办婚姻与自由恋爱 中

11

当洛风气喘吁吁地推开门时,战争已经暂告一段落,谢云流和李忘生各自占据沙发一侧给自己处理伤口,而李忘生带的研究生一直躲在玄关战战兢兢,见洛风来了,如蒙大赦松了口气,拉着洛风赶忙说:“洛师兄你快去看看吧,他们现在不打了,但也不像是和好的样子。”

洛风安抚她,说道:“好,这么晚了,你没事不如先回去吧。”其实这是在委婉的赶人了,这说到底算他们的家事,可惜那姑娘有点傻傻呆呆的,没听出来,还愣愣地嘀咕着:“可是李教授还没给我论文意见……”

她特意亲自来找李忘生,就是为了得到详细的指导,就这么回去不是白跑一趟么。

洛风和那姑娘的对话音量极低,客厅里的两个人大概没意识到他们就在玄关,谢云流开口道...

【裴洛/谢李】包办婚姻与自由恋爱 上(我流ABO架空,轻松沙雕向)

现代架空,我流abo,一个轻松沙雕的故事,主裴洛,带谢李,有原创角色

 卡文了不想填坑怎么办?

开个新坑

于是我开了。

主裴洛,副谢李。


1

自由恋爱与自由婚姻对于被当成资源的ALPHA和OMEGA来说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这也是裴元从分化第一天开始就决定要伪装成BETA的原因,然而纵使他学习刻苦医术越来越精湛,研制出的伪装剂品质也越来越高,却因为因偶然的发情期提前临时注入伪装剂激素紊乱,在体检时被抓了个正着。

适婚年龄的alpha和omega伪装身份基本都是同一个目的,逃避政府指配的婚姻对象,有的是已有心仪对象,有的是独身主义,有的纯粹是讨厌被安排。

“小裴啊,...

【谢李】梦归乡 中上

2

李忘生刚到华山的时候,谢云流正好也是最难管的年纪,对新来的师弟并不算热情,一旦对上就总是板着张脸,爱搭不理,师弟不肯喊,名字也不肯记,不客气地用“喂”来称呼。他不欢迎的态度实在太明显,哪怕是还是孩子的李忘生也瞧得出来。换做别人倒也罢了,你不喜欢我,我也懒得理你,但李忘生是个颇有点一根筋的家伙,在十多岁的时候特质尤为明显,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便执着地要去问一问谢云流。

“师兄,忘生可是有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

要说有什么,也没什么,就是做哥哥的突然发现家里多了个小弟那样的微妙情绪,既有些好奇和欣喜,又因陌生而排斥,还隐隐担心师父是否会转移注意力,会偏心。谢云流还没想好到底...

【谢李】梦归乡 上

梦归乡


寐中长路近,觉后大江违。

惊起空叹息,恍惚神魂飞。

白水漫浩浩,高山壮巍巍。

波澜异往复,风霜改荣衰。

此土非吾土,慷慨当告谁。

——节选自鲍照《梦归乡》


0

死前的一年,谢云流已经握不稳剑了。令战战兢兢的弟子们惊异的是,一向脾气不大好的谢云流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江湖中,多的是没有机会等到自己衰老的倒霉蛋,大多数大侠和无名之辈,在面对衰老前就会在刀光剑影里咽气,或者死得其所,或者含恨不甘,死亡公平眷顾。

他说,我已教不了你们什么了,如今之江湖亦非我所熟悉之江湖,你们各自去吧,莫再回来,也不必打我的名号,我们再无关系。

于是刀宗弟子...

【策藏】竹马与宿敌 三

主攻第一人称


5

叶如星重伤未愈,又是哭又是闹的,跟我发脾气也是力气活,他很快就体力不支,身上冒起了虚汗,于是拉起被子闷头要睡。

这时候问题来了,我并没有向落雁城的后勤多要一个房间,而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多一张床。

叶如星侧躺面朝里背对着我。

我用哄孩子的语气说:“如星,给我腾点位子?”

叶如星头也不回,说道:“这床就这么点大,我是病人,要好好休息,你自便。”

我还在争取我在床上入睡的权利:“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多余的铺盖,打地铺都没法打,咱们兄弟俩挤一挤?”

叶如星一人卷着一床被子,像条白白胖胖的蚕,往里蠕动了一点。

真的就一点。

我不敢“得寸进尺”,先连忙占据了空位,...

【策藏】竹马与宿敌(二)

主攻第一人称


3

好友虽然治病救人,但他从不以大夫自居。

他来自五毒教,或者他自己称之为五仙教。他并非中原人,来到中原根据自己的本名给自己起了个汉名,叫阿乐,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他汉话水平和穿衣风格一样微妙,跟浩气盟的整体画风格格不入。盟中不乏看不惯他的人,但没人敢正面去触一个会毒会医的神秘家伙的霉头,再说江湖中人特立独行不在少数,只要没去逼迫别人,谁还管得了谁?

他在给叶如星包扎好之后,似乎就不打乐意听我絮絮叨叨的回忆,直接打断我问道:“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是敌人我就把他扔出去自生自灭。”

我迟疑道:“他都救了我一命,这样不好吧,也不算完全的敌人……”

阿远捋了捋头发道:“万一他...

【策藏】竹马与宿敌 一

非典型策藏

主攻第一人称请注意


1

我是一个最讨厌争斗的人,我连讲价都不喜欢讲,能避的我都避了,不得不面对的也都火速解决。

叶如星是最喜欢争的那种人,什么都要争,打架非得打赢,吵架非得吵赢,他说第二天是晴天,结果老天下了几滴雨,他都要跟老天生会儿闷气不可。

我觉得我们可能上辈子是深仇大恨的敌人,所以这辈子还得做冤家宿敌。

他比我小,又从小长得好看,我一直让着他。

后来我走了,他拦在门口,问我为什么要走。

小舅舅死了,干娘也去世了,我说,我要闯荡江湖,我父母皆是天策子弟,如今天下尚未平定,我不能有辱门风。我说了一大堆,因为我知道家里只留下他一个他会很寂寞,但我不舍得带上他跟我...

【瓶邪】一个简单的修仙故事(二)

6

比起张家小辈千辛万苦九死一生耗费良久才找到张起灵的经历,吴邪的确担得上一句福缘深厚——他被吴三省捎带到长白山下的城镇,到处乱逛时不小心破了某个妖魔的封印,差点要被妖魔索命嗝屁时又无意间启动了传送阵,眨眼的功夫,他就来到了长白山的内部,张起灵闭关之处。

但吴邪自己可不觉得运气有多好,他被怪物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头发散了衣服破了,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命悬一线之际莫名眼前冒白光,如果这就是修仙要付出的代价,他还是回去混日子来得好。

张起灵像是早就料到他的出现,盘腿端坐,静静地望着他。而吴邪在喘过气来环顾四周观察一圈后,或许出于应激,反倒先把大活人放到一边,只顾着感叹这地方看着像人住的地方但干...

【瓶邪】一个简单的修仙故事(一)

修仙玄幻,轻松向


1

吴家小少爷染了病,高烧不止,不时嚎啕大哭或喃喃呓语,比起寻常风寒风热之症,倒更像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吴家上下急得团团转,城里的大夫都找了个遍,也不见吴小少爷有起色,于是又是去请道士高僧,一通折腾,毫无成效。

眨眼已经四日过去,吴小少爷退了烧,却彻底陷入昏迷,怎么叫也叫不醒。

吴老狗这几天为这宝贝孙子动用了能动用的所有人情,又苍老了好几岁,在又一位高僧摇头离开后后,吴老狗叹气道:“这并非普通邪祟,也不是寻常魇症,或许就是我们家的报应。”

吴老狗年轻时干过刨人祖坟的勾当,就算后来洗手,到底也觉得是有损阴德,三个儿子里,老二忙于铺...

【双教主】我跟npc散伙了四

16

陆危楼登时呆愣,半晌才组织好语言:“你……从昨天等到现在?”

阿萨辛敏锐地捕捉到穆萨的惊讶,脸色更沉:“你是故意躲着我?你究竟用了什么法子?”

……

陆危楼难得感到棘手,这个问题对一个npc是解释不清楚的,可若不解释,无疑给二人本就岌岌可危的关系雪上加霜。

阿萨辛看他不愿说,讥嘲地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仔细想来,穆萨总是有很多秘密,从不曾对他说过实话。

而也不只是穆萨,这个世界本来就奇奇怪怪。

陆危楼看着自己的任务进度条,忽然叫住了他。

“霍桑·阿萨辛。”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其实,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并非是那种不一样,而是……”陆危楼斟酌用...

【瓶邪】麒麟君与吴小狗(现代玄幻架空,记流水账轻松日常,一发完结)

现代玄幻架空,轻松日常


1

张起灵将旅行包里的小团子拎出来,竟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能让自诞生以来一直淡然自若无喜无悲的麒麟仙君如此头疼为难,吴家的小少爷从某一个方面来说当真是禀赋不凡。

张起灵道:“此行凶险,你重伤未愈,应回家休养,不要再跟着我。”

小团子扑腾着腿,汪汪叫了几声,原来是只伶俐的小奶狗,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张先生,犬类天生的下垂眼让他显得格外委屈令人怜惜。

张起灵冷酷得不为所动,将他放在一边的地上:“吴邪,不要装听不懂。”

小狗于是只好拖拖拉拉慢慢吞吞化作人形,是个孩童模样,一样是大大的眼睛,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按理来说吴邪已修炼几百年...

【齐风】竹炉汤沸火初红 6 桂花糖藕

6桂花糖藕

腿伤之后,风无涯空出了大把练剑的时间,索性泡在书阁,一副不把整个华山的典籍阅读完誓不罢休的样子,惹的谷潇潇忧心忡忡。

“师兄经常点灯到半夜,直接在书阁睡过去了,他现在体质大不如前,万一着凉得了风寒,风师兄不好受,柳圣学还得把咱们骂个狗血淋头。”谷潇潇道。

“那要怎样呢?”华无痴心不在焉地问。

谷潇潇一拍桌:“老这么窝在华山也不是个事,风师兄以前可没这么闷,让大师兄带他下山逛逛!”

华无痴瞥了一眼柳圣学,迟疑道:“但……”

“反正一时半会儿柳圣学也没法子治不是吗?我看啊还是让风师兄去外面逛逛好,师父走后华山本来也不太平,他留在这里还焦头烂额。”

柳圣学施施然走过来,道:...

【藕饼】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陈塘关的百姓赶紧收拾细软溜吧(1)

太太都在飙车,而我只会论坛体

楼主的身份大概是剧透之神。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陈塘关的百姓赶紧收拾细软溜吧


#0

小魔头三岁生辰宴那天,陈塘关将有大劫。


#1

你是凡人还是神仙,怎么知道的?


#2

神仙又双叒叕打架了?这回挑的陈塘关啊,陈塘关的李总兵不还风评不错吗,这是得罪什么神仙了?


#3

天机不可泄露,可泄露的一定不是天机(滑稽)


#4

哪吒这小魔头在陈塘关多活一天都是陈塘关的劫难


#5

呔,大胆,竟敢说咱们陈塘关一霸的...

【楚留香手游】端午到啦!克拉克拉对话体,含齐风华乐,略微邱蔡楚萧

http://t.cn/AiCvpNtD克拉克拉对话体

很久没写文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吧,不过我还是在坑底的。

轻松欢乐向,ooc请见谅
评论也有链接

【齐慕】杀死一只夜莺 二 (现代架空 ABO)

04

半年前,齐天河在齐盛安排的第八十八场相亲上,因为当着相亲对象的面,跟路过的夜总会的阿银姑娘卿卿我我二十分钟,被相亲对象迎面泼了一杯柠檬水。

于是他的第八十八次相亲依然宣告失败。

只是明明被泼了一杯水,狼狈不堪,齐天河却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在他无力与齐盛抗衡的时候,任何一个因为看上他而愿意嫁给他的温柔姑娘都无异于自跳火坑,他从小优柔寡断,事事不成,只会逃避,但至少不是个黑心鬼,也不是个铁心肠。

在同一家餐厅,铁云霜正与她的父亲不欢而散。

铁衣堡同落日马场是老冤家,关系势同水火,两家的少东家自然也都互相不大熟悉,更何况落日马场自南下以后,与铁衣堡几乎没有再打过...

【齐慕】杀死一只夜莺 一 (ABO现代架空)

齐天河x慕启明

架空现代ABO,有生子,私设一堆,ooc慎,梗是三天前想的,再不写怕是会被官方梗死所以赶紧写了。


标题出自莱奥诺尔·巴龙的诗《杀死一只夜莺》,赵振江译的版本。


00

杀死一只夜莺很容易,简直就像使麻雀群居:

首先让他与广阔的空间脱离

他常常在那里编织童年的梦想,

最早发出的颤音,真实或者渺茫,

宛似爱神木翠绿的枝条一样。


限制他的领地,树林,

他飞翔的最初的振动,

一张几乎小得看不见的网就行——

在他落脚的柳树或栗树

放上一只金色巴洛克式的鸟笼。

在牢笼里,那里将是他

永远的家,你们要慷...

元宵的新奇遇,风无涯的叫“两无猜”
华山有做花灯送同门的元宵传统,少侠帮风无涯坐灯,风无涯讲了一个他小时候的故事,和齐无悔相关的,简而言之是一个被欺负(。)的很小孩子气的故事。最后多了一个花灯,风无涯犹豫了,最后没有送给“他”,送给了少侠。
应该是这次元宵活动所有能送的npc都能有奇遇,可以去金陵夫子庙买那种明州元宵,不加好感但喂够一定数量可以触发奇遇。

【华乐/楚萧】暮云阁闹鬼记 下·有所思

下 有所思


常恐所思露,瑶华未忍折。


9.

“所以,前辈,连那句‘等等’,他都是喊的你,不是叫住我?”

“呃……”

楚遗风觉得自己好像讲的太多。小后辈,我不是故意的。

黄乐咬着下唇,气得浑身发抖。楚遗风不敢吱声,又觉无聊,兀自发呆。

发呆这件事,每一个鬼都炉火纯青。

直到天际泛白,眼下一片乌青的黄乐沙哑着嗓子说:“前辈,我带你去找掌门。”

楚遗风吓了一跳,看看他的样子,小声道道:“你要不先休息,也不急在一时。”

黄乐摇摇头:“无妨,前辈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掌门说吗,我可以想办法写下来或是怎样,让他知道。”

楚遗风苦笑:“让他知道什么呢...

做了个华乐的小奇谈,叫寻找黄乐,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玩一玩,第一次搞很不成熟哈哈,记得点npc对话呀。有一点点齐风。

【齐风】竹炉汤沸火初红 五 宋嫂鱼羹

5 宋嫂鱼羹


江南三月,风细柳斜,烟雨濛濛,翠峰叠峦,湖清水净,微波浅澜,若起涟漪,多是有游鱼跃出水面,或是野鸭鸳鸯搅乱春水,隐约的花香随着蝴蝶拂柳而去。都说江南好,山水也显多情,任你心肠冷硬耳聋目盲,都免不得在迟迟春光里醺醺然。

“难怪此番来江南,师父特意要叮嘱我们拜会完前辈就及时回程。”风无涯拉住了缰绳,马儿亦知情识趣地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走得优雅极了。

少年人最能吃苦,也最易被繁华迷了眼。江湖儿女一旦贪图安稳,沉溺享乐,即便活着,也同行尸走肉无二般。

“不过难得来一趟,多留点时日想必师父也不会怪罪。”

齐无悔试图与他并行,可他的坐骑却不那么听话,不知怎么忽然闹起...

【楚留香手游】暮云阁闹鬼记 中·薤上露

预估错误,得分三章了OTL中篇主要是楚萧


中 薤上露

忽到窗前疑是君


7

夜色浓稠,无风无星,一钩残月蒙着湿漉漉的雾气,半死不活的虫鸣只添几分死气,人间的窗子也都熄了光,像一双双黑黢黢的眼,唯有偶尔几点灯火,有人春宵一刻醉死温柔乡,有人却是夜半劳作多得几文,还有人,不过是无聊寂寞。

室内灯焰如豆,也仅仅只照得亮一方案几,萧疏寒提笔又放下,思来想去,给家中的信上终究只有“安好,勿念”几个字。

又觉不妥,笔沾饱墨汁,欲要起笔却只留下墨点,萧疏寒微微叹了口气,像是回应他的愁闷,自头顶传来清越的笛声,把黏稠的夜都搅得松快些。

萧疏寒静静听了一...

【楚留香手游】暮云阁闹鬼记· 上· 春日行

突如其来的脑洞吧,几对华武,楚萧华乐,还有黎端凌和白羽。

上 春日行 

两相思,两不知。


1

“谷师姐谷师姐,暮云阁那边闹鬼了!大白天就有好难听的尖叫声!”

“去问燕无回,看是不是云飞卓在练笛子。”


“华无痴师兄,暮云阁……”

“又被雷劈了?这回是哪边?损伤情况如何?”

“不,是又闹鬼了……大半夜的,好像有人在吹奏什么,似乎还有隐约的哭声,吓死人了。”

“……呃,你不用管了,不是闹鬼,也不要去跟别人讲。”

“华无痴师兄?”

“不要问,问了就是某位师兄在想人。”


2

白羽第一次同黎端凌去武当,黎端凌充当...

【华乐】试玩了一下克拉克拉的对话体

第一次玩,其实还挺好玩的,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http://t.cn/E5g9EEv

【华乐/齐风】人人都想装B(中)

沙雕的原创人物


7

黄乐有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毛病:一紧张就想说话。

这毛病本来是没有的。水灵灵的新人黄乐正式入职的第一年,宋居亦仗着多几年的资历,把自己不想干的活扔给黄乐,毫无上进心又颇有自知之明的黄乐拒绝:“这不行啊,我没做过,会紧张的。”

宋居亦道:“没什么的啦,你要是紧张,就放空脑袋拼命讲话就是了,亲测有效。”

不得不说,学宋居亦一本正经说些不着四六乱七八糟的烦人话,有时候确实能有效缓解紧张,这习惯久而久之就改不掉了。

这回遇到抢劫,除了紧张,黄乐还有点兴奋。

“这是真的吗?星际海盗?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显眼标志,你看起来很熟的样子。话说这么古老的抢劫手法我只在电视上看到...

【华乐/齐风】人人都想装B(上)

人人都想装B

华乐有,齐风有

近未来架空,沙雕风味迷之设定ABO

 好久没写了,有点没手感,复健练习。


1

“第一次相亲不要紧张,以后熟练就好了,机会是很多的。记住啊,要是实在不满意,你就摔杯为号,我会给你发讯息假装有急事让你脱身。”

云飞卓在进餐馆之前向梳了个大背头穿着正装人模狗样的华无痴第无数次低声嘱咐。

华无痴压住了一肚子诸如相亲的机会很多真的是好事吗我觉得这种不用太熟练会比较好还有摔餐馆的杯子谁来赔钱以及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会有相亲为什么脱身手段还这么复古对方看不出来是脑子有问题吧的吐槽,沉重地点头答应。

云飞卓欣慰地拍拍他肩。...


1 2 3 4 5 ————
©风凉的阿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