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风凉的阿蝉
不欢迎转载。

暂时不吃任何bg的cp,拒绝乙女

瓶邪不拆不逆
大概要爱一辈子
cp粉,嗑cp维生,唯粉勿扰。
英美法德音乐剧路人粉
武侠门外爱好者
新番看着追
爬墙如风

小透明,欢迎一起唠嗑。
应该是攻粉。
更新不定。

关于

【齐风/华乐】恋爱好时节(中)

3.

齐无悔和风无涯的确是去办正事。

阴暗狭窄的房子,窗户开得高而小,没有装灯,风无涯打开手机的照明,才看见屋子中间案几上的剑。太久无人来清理,空中浮尘弥漫,齐无悔一手捂口鼻一手扇风,上前查看。

剑是古剑,剑鞘涂漆斑驳,隐隐浮现封印阵图,齐无悔并未贸然动手,观察了一阵,又蹲下来检查地上的封印,头也不回地往后做了个手势,风无涯将灯往地上照去。

“怎么样?”

齐无悔道:“封印应该没被动过,但是不对劲,风无涯,你来看,这里,是不是有问题?”

风无涯便也蹲下,只看了一眼,脸色微变,低声道:“有外人来过。”

地板上本来铺了厚厚一层灰,但案几前的地上却和别处不大一样,脏物颗粒明显大于灰尘,颜...

【瞳耀】关于展老师这个学期的公选课

一发完结的日常短文。

网剧的人设和背景设定真的是妙啊,和原作风味不太一样,更戳我了XD


上学期选课周,从bbs到各个级群班群同乡会,一如每个选课周,所有人都在询问讨论这个课怎样那个老师如何,叽叽喳喳,忙忙碌碌,为混日子的为高学分的,全都焦头烂额。

很多人注意到公选课里多了一项新开的“犯罪心理学”,艺术作品看多了的学生个个蠢蠢欲动,无论是真感兴趣还是单纯觉得新鲜高端的,都热情高涨,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忙去问所有可问的人相关信息,可惜任课老师只挂了个孤零零的“展耀”在信息栏,其余一切成迷,学长学姐纷纷摇头不知。有同学借助搜索引擎扒出,原来这位竟是港岛有名的心理学专家,年纪轻轻就成绩不俗,奖...

因为梦间集关注我的可以取关了

不仅脱坑,我还回踩,cp是无辜的,他们很好,但是爱不下去,删文了。

太恶心膈应了,对,我说的是那乙女游戏。

之前有姑娘问过我还更不更曦孤,当时还喜欢着,给了空头支票,非常抱歉,虽然的确是有更新和新脑洞躺在文档里没来得及发,不过就让它烂掉吧。

官方的角色他们爱怎么玩怎么玩,我只能告辞。

【齐风】竹炉汤沸火初红 3 蟹酿橙

3. 蟹酿橙


朴二娘的亲戚在江南做些小本生意,临近中秋,托人送来些正肥的大螃蟹,附赠两筐黄灿灿圆滚滚的橙子。

齐无悔瞧见了,兴致勃勃地拎起一只耀武扬威的大螃蟹,问道:“哟,还不少,老板娘,这些打算怎么处理了?”

朴二娘道:“蒸熟了就是道下酒菜,明儿单子上给你们加上,放心,既然是亲戚送的,我们也不收多少钱。”

“够爽快”,齐无悔敲了敲螃蟹壳,把气呼呼的螃蟹又丢回水里,顺手摸了一个旁边筐子里头的橙子剥起来,“托老板娘的福,能尝尝这江南水产究竟是什么滋味,光论个头可确实比我们山脚河里的大了两圈不止。”

“那是,我们这儿那些小螃蟹让人看着都不好意思下嘴。”朴伙头牵马...

【华乐/齐风】恋爱好时节 上 (现代架空轻松向)

华乐和齐风。现代架空。轻松向。

1
说好三局两胜,战至一比一平,到了关键的第三局,蓄满怒气值的小人气势汹汹地飞起一脚,啪地一声,屏幕惨嚎,世界归于寂静。
齐无悔状态正好,眼看就能大获全胜却止于断电,扔下手柄气急败坏道:“谷潇潇你造反啊!”
谷潇潇一手拿着这个月的账单,一手拎着发烫的电线,冷笑:“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这个月的收支,你身为大师兄还有心情打游戏?再这样下去咱们一起坐门口张嘴喝西北风得了。”
风无涯接过瞄了一眼,血淋淋的赤字和负数令他默然无语,悄悄把游戏手柄收进茶几抽屉,手臂搭在沙发背上,转头问华无痴:“那这个月的债是不是……”
华无痴倒不像谷潇潇那么大火气,平淡地说:“还不上,得再借点。”
云...

【楚留香手游】假如武当是颗喵星(上)

假如武当是颗喵星,不一定有下。


坑是不可能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填完,就只能靠开新坑维生这样子。


不知道如何总结,大概是弱智童话风?

有楚萧和邱蔡。


1.

在一个遥远的星系,有一颗小小的喵星。

那是你的家乡。

你是一只少侠喵。

你很快乐。

你身边所有的喵都很快乐。

可是有一天,你有了一个疑问。

快乐是什么呢?


2.

你问:“快乐是什么呢?”

朋友说:“快乐是吃罐头呀!”

但是你不喜欢吃罐头。吃罐头无法让你获得快乐。

你说:“不是罐头。我不想知道怎么样会快乐,我想知道快乐是什么。”

朋友绞尽脑汁,告诉...

【华乐/齐风】说了不要乱放兔子

主华乐

有齐风


1.

黄乐师兄不见了。

弟子们平时交课业的地方空无一人,只剩摊在地上一套衣冠。

有弟子吓得魂飞魄散,去问宋居亦,宋居亦懵圈摇头,提出毫无建设性的意见:“是不是回房躲懒了?”

要是在房间里找得到人还会这么焦急吗?!咋不说变成蝴蝶飞走了呢?!

萧居棠插话:“今天有华山的来吗?”

“没有啊。”

萧居棠摸着下巴十分认真地思考简直就像是在创作,说道:“那就比较麻烦了,黄乐再皮也不是招呼都不打就消失的人,是不是被仇家悄悄掳走?”

弟子悚然一惊:“不,不会……吧……黄乐师兄他能有什么仇家?不过萧师兄你为什么要提起华山啊?”...

【华乐】谁动了闻师叔的桃花酿 下

华无痴x黄乐

私设很多。

依然有邱蔡打酱油,和悄悄提到一句的齐风。

4.

黄乐穿着被强行统一的镇玄套,照例站在太和桥往玉虚宫路上的一个小殿门口,给诸位师兄弟分配课业任务,顺便应付那个叨叨着要买下武当的绸衣缎靴暴发户。

他不喜欢镇玄套,黑不溜秋,大夏天的就是个吸热火炉,穿一天能闷出一身痱子。不过在武当的标准着装中挑来挑去,是怎么也找不出套清爽单薄的夏衣,明明武当气候温暖,弟子们非要一层层穿得像粽子,宽衣广袖仙是仙了,热也是真热,华山那个能冻出人命的地方反倒弟子们露胸露腿一看就凉快。他极其不雅地扯了扯领子,试图让风从领口灌进去。

一个荆钗布衣的年轻女子提着食盒正一步步上桥去,见了,从食...

【华乐】谁动了闻师叔的桃花酿 上

华无痴x黄乐

标题瞎取。

 有一两句话邱蔡和齐风的酱油

很多私设请注意。


1.

“我是从哪里来的呀?”走路还跌跌撞撞的奶娃娃,无论顽劣还是乖巧,都会在尚未开蒙时就稚声稚气地向长辈发出人生中第一个哲学问题。

“后山捡的。”长辈们往往会如此应付。

如果是寻常父母,这大约是借口搪塞之言,毕竟真相不好对奶娃娃解释。

然而在武当,这却仅仅是陈述事实罢了。

武当是真的有后山。

后山是真的能捡到孩子。

可惜并不是整个武当都是被捡回来的。

有些是少年怀志或走投无路终而投奔武当仙山,有些是被父母送上武当谋求庇护,有些是道长们下山时见根骨不错随手带回来。

像黄乐...

【齐风】一个简单粗暴的治腿故事 14(完结)

终于填完了


14.

齐无悔拍了拍他的脸,问道:“还疼吗?”

风无涯含含混混地说疼,齐无悔道:“问你舌头疼不疼呢。”风无涯才知道理解岔了,顶着舌尖的肿胀痒麻感,咬字不清不楚:“不疼。”才说完却又是一阵战栗,一声闷哼。腿好像被折断锤碎后又被扔进火炉里灼烧,风无涯能够逐渐感觉到原先完全无知觉的地方似乎与其他部位相连通,不再是像被安了条古怪的木头腿。齐无悔握住风无涯的手,聊胜于无地替他输送一小缕一小缕的内力,帮助风无涯运转气息,冲破滞塞,梳理有些乱的真气走向。风无涯如今体内因药浴的效用,真气充盈,甚至有些满溢鼓胀的感觉,加重了腿部的灼烧感,连上半身的筋脉亦有被投入烈火之中的错觉,...

1/25

© 风凉的阿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