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风凉的阿蝉
目前沉迷霹雳和葬阅。
新欢梦间集。
瓶邪不拆不逆。
大概是钟会粉。
全职现在只嗑嗑于远。
吃荼岩、朋我。吃凹凸世界的瑞金和天行轶事的霍游。
小透明,欢迎一起来唠嗑。

关于

【蛇燕】蛇鸟一窝1(现代架空)

灵蛇x飞燕

我目前为止写的这几篇现代架空都是同个背景的。跟论坛体也可以联系。


1.


戴着墨镜口罩的飞燕把摄像头调试好后,就正式开了直播。


作为动物区小有名气的up主,他的直播弹幕尚算热闹,粉丝们迫不及待地让他放“尊上”出来给大家看,也有喊着要看燕子、阿飞、阿羽的,还有一小部分人想看飞燕的真容。


“今天咳,他,他有点事要很晚才回来,所以我刚好履行约定,改完论文给大家开一下直播。今天是给尊上喂食的日子,我现在去把尊上请过来。”


弹幕一溜的“yoooooooo”和“男朋友不在家”,飞燕装作没看见,把摄像器材...

【梦间集】当花吐症来袭(腐向多cp,恶搞欢脱向)

Cp有 蛇燕、归秋、屠倚、曦孤

有其他贵乱or修罗场or拉郎出没。

这篇基本是在恶搞花吐症。


花吐症,日本传过来的梗,百度出

来的解释是,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0.

大家好,欢迎各位准时收看本期做梦新闻三十分,我是主持人玛丽·寻梦露·...

【梦间集论坛体】卧槽,隔壁那个打码818贴居然是真的……(浮柳金木打狗)

现代背景论坛体,网游paro,就当做是一个名叫梦间集的网游好了。

其实是跟我曦孤、屠倚那几篇一个背景的。

除多角恋狗血外,

带蛇燕、屠倚。


标题:卧槽,隔壁那个打码818贴居然是真的……


#0

那个帖子《818那个cos敌对阵营拐骗无知少年深陷多角漩涡的顶级渣男》

大家都以为是写手帖所以吃瓜吃得很开心是不是?

我也是。


然而

然而!

就在今天!

解码了。


游戏里,被cos的苦主突然出现,男主角掉马。


心累不爱,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吃的瓜会噎死我自己,莫拦我,我...

【屠倚】胆小鬼 1

《胆小鬼》

屠龙刀x倚天剑

现代架空,跟曦孤《失语者》同一个现代背景。


1.

据玄铁重剑所说,屠龙倚天被送到他家门口时,两个毛都没长出来的娃娃小小的爪子紧紧抓着彼此,掰都掰不开,吓得玄铁重剑以为这是连体婴,还是后来借了邻居的拨浪鼓逗引,才让他们两个的手分开。


“所以说嘛,小孩子都是没良心的,前一秒钟还拿你当宝贝呢,后一秒钟有别的宝贝就把你扔了。我一个大男人以前也没那经验,磕磕绊绊地总算把这俩臭小子养大了,现在青春期叛逆期什么的,个个跟我置气,太不可爱了。啊对了,我还记得呢,他俩的襁褓,屠龙的是红底白碎花的,倚天的是白底红碎花的,有次被他...

【曦孤】失语者5(完结)

说了会很短的,写完啦。

接下来应有一辆车,然而我不会开,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5.

曦月房里备了孤剑体型的衣物,从睡衣裤到日常外穿到内裤袜子,应有尽有。


孤剑两指拎起紫色的内裤,瞪着曦月刀。


曦月刀说:“你不介意穿我穿过的话倒是还有。”


孤剑好涵养的没把“变态”骂出口,衡量了一下,别别扭扭地拿着衣服毛巾去洗澡了。不符合他审美的新拆封内裤再怎么样也比二手内裤要好一点。


曦月刀躺到床上玩手机,微信上淑女剑问【到家了?他醉的还好吧?】九曲青丝则发来【孤剑竟然喝酒了?还有你刚刚打一半直接跑,论坛上有人带节奏开始声讨你,说我们...

【悄悄的】竟然900粉了,开个带梗点文

一直没搞过这东西,也不清楚别人怎么弄的,总之,有兴趣的带梗来点文吧,考虑到我忧伤的手速,就只送评论里第一个带梗点文的了……嗯字数也要可以要求,但不超过两万字。


cp很自由(当然,必须是BL,可以总攻,不写总受,可以等边大三角,不写等腰三角),lof里我写过的圈子都可以,全职不写叶受相关,霹雳不写素还真相关。不打tag,看到就是缘分,记住要带梗啊,明早九点还没人理的话我会删掉这篇,太尴尬了(。

【曦孤】失语者4

4.

曦月刀在外边租了个小房子,赶作业或有别的事不好打扰舍友才住住,因此家具很少,布置得有些简陋,但是凑合睡一晚还是没问题的。孤剑身上有一把钥匙,曦月刀主动塞给他的,说有什么万一也好照应,不过孤剑还从来没用过。


开了二十多分钟,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孤剑醒了。他缓缓坐起来,身上盖着的外套滑落下去,他像是还处在状况外,茫然地把衣服捡起来,抱在怀里,呆呆愣愣地也不说话。

米白色的立领夹克,孤剑轻轻歪头,手腕一抖展开衣服,迎面而来是刺鼻的烟草味混着酒味,袖口有些磨损。

孤剑一字一顿:“这不是我的衣服。”随即把外套稍稍理顺,放到一边,很嫌弃地说:“太臭了。”


吸满...

【曦孤】失语者 3

3.

孤剑是不喝酒的。他既不喜欢酒,酒量也着实不佳,一般也无人在这上面为难他。


只有一个例外。


曦月刀曾三番五次哄着孤剑喝酒,偏偏孤剑内里一点也不像外表看上去那样精明,常常中圈套,当然这其中是浑然不觉还是有意放纵就不得而知了。孤剑“喝断片儿”后一点也不记得醉时发生了什么,曦月刀神神秘秘讳莫如深,口风严得很,一个劲儿瞅着孤剑坏笑,却半点不肯透露实情。


像这样,孤剑主动喝醉,好像还是头一次。


曦月刀拍拍趴在桌上的孤剑,轻声道:“醒醒,我们回去了。”


孤剑仍旧趴着,头也不抬,只是微微转了下方向

【曦孤】失语者2

这篇文的大纲和正文我都是听着蔡健雅的《失语者》码的。

外热内冷攻x外冷内软受这种操作,未免太好嗑。

顺说一下,这个现代背景设定,我是打算写三篇文的,第一篇就是这篇,曦孤的,第二篇是屠倚,第三篇是蛇燕,如果我真的都能写出来的话,都不会很长。


这章是回忆。回忆里加着回忆。


2.

也不知该叫孽缘还是什么好,曦月刀和孤剑读的同一所大学,尽管不同专业,还是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在宿舍的第一天,曦月刀曾毫不遮掩地说,我讨厌太长的头发。当时孤剑就在自己床边整理床单,面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仿佛没有听见。有个舍友接腔道:“这是你的择偶标准吗?”曦月刀左手食...

【曦孤】失语者 1

现代架空

曦月刀x孤剑


1.


只论相貌,孤剑比曦月刀或许还要精致几分,但从小到大,曦月刀收到的告白和情书都比孤剑要多得多。这也很好理解。淑女剑说,曦月刀这小子笑起来太爽朗阳光了,那些女孩子们只看表象,被骗也属情理之中。她那会儿喝多了酒,讲话颠三倒四不过脑子,哥俩好地揽过孤剑肩膀安慰他:“想什么呢,你还担心没人要?姐姐我给你发个征婚启事,保证想跟你过一辈子的人从城南排到城北!”


当然最后征婚启事并没有发。孤剑也一直没和哪个女孩子交往。倒是曦月刀那天晚上又拒绝了一个充满少女情怀的告白后,身边清净了不少。


淑女剑有时候觉得自...

1/18

© 风凉的阿蝉 | Powered by LOFTER